一秋之鼠

诗歌为主,偶尔写写同人,坑品奇差不敢开坑

大概月更

Lost without it 『未得而失』


  我曾经拥有过的东西

  世间最美好的东西

  被他人残忍地夺去

  如碎片般四散飞离

  梦中所见的场景

  光影都如此熟悉

  是在耳边重锤鼓动的声音

  仍存于现实的我吗

  月下的猫向着自由奔跑

  飞跃的脚步踏上城墙

  我们被世界所诅咒

  在无穷尽的深渊中苟活

  仿佛憎恶一般地倾吐言语

  那声响早已化作无形

  被流水线生产出的虫子

  拼命逃离束缚的壳躯

  信件依然不语

  没有回音

  只是自我满足的话

  那毫无意义

 




  我曾经拥有过啊

  也不过是人格崩坏后的呓语

Nothingness『虚无』

 
  为自己的悲伤哭泣毫无意义

  但是,为他人流出的眼泪却是有温度的

  酸涩晦暗,那些奇异的味道啊

  是唯有人类才能品尝的

  非人的味道
 

有钱网易赚,有锅你来背——818,lof的赞赏规则。

抄袭这种事,反正它干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正所谓一回生二回熟嘛

杨一苇:

这条用私号再转发一次。


讲道理,如果是个靠谱厂家,我还信它是想要通过自我赋权规避政策问题。比如你文章有敏感词我能屏蔽。


但是网易……


我觉得不ok。


1个老苇蹭热度:



先放结论:可能比百度贴吧还烂
  
   
  
上原文分析↓
  
4.2.(3)节选
您确保就上传作品享有或已获得您所实施的行为所必须的全部权利和授权(包括但不限于所有权、使用权或相关知识产权,其中知识产权包括但不限于著作权、商标权、录音制作者权,或其他相关权利),并不存在任何已有的或可能存在的侵权行为、纠纷或诉讼等
若您不是上传作品的权利人,您确认并承诺,除已获得前述全部授权以外,您已对上传作品给予其作品权利人相应的费用或补偿,或您就上传作品获得的收益已与作品权利人进行了明确的约定并承诺执行
  
4.3节选
为了更好地对您、您发布(上传)的内容以及网易LOFTER进行宣传推广,您同意网易公司可在网易网站及网易旗下其他产品中使用和传播这些内容,以及为宣传推广的目的将上述内容许可给第三方使用和传播


4.5为保证网易LOFTER运营风格的一致性,网易公司有权对您上传作品进行一定形式的处理,但不会改变您作品的实质内容。


  



我解释一下这三条。
4.2.⑶:你写同人赚钱,原作打上门,锅你背。
4.3:你可以有版权。但作品我可以随便用,而且我还可以向第三方转让着卖。
4.5:我可以随便改你发上来的东西(“实质”是什么你肯定说了不算。)
   
也就是说,同人作者1承担同人侵权的风险2通过同人牟利的机会依旧没有增加,因为网易有权向第三方直接转让你的作品3作品的完整性受侵害,网易可以随便改你的作品。


进一步,通过4.3,网易有权直接拿走你的作品创意
退一步,通过4.5,它完全可以对你的作品进行魔改,完全不需要作者的认同和意见就可以把你的作品改得妈都不认识。
  


……讲道理,百度贴吧虽然拿走了你的版权,但同人侵权危机一来,锅也是它的了。


而现在网易是在干啥?
是在只吃肉,锅还要扔回你头上。


  
这还不如百度贴吧呢干。


【狛日】情人节


    *时间线希望篇后
    *二代加入未来机关
    *狛日双向暗恋
    *无才能日向
    *OOC慎入

  清晨的阳光洒入室内,进入这未来机关的宿舍中。有着良好作息习惯的日向悠悠转醒,像往常一样迅速地做好准备,整理好衣物后出门。

  ……但总觉得好像忘了些什么。

  又一次熬夜后还不清醒的大脑让日向下意识忽略了某些违和感,直到吃过早饭之后到达办公室,他才惊觉了其中的某些异样。

  这、这……这些粉色的东西是怎么回事啊?!

  抑制住险些出口的惊呼,坐在桌前的日向震惊地看着周围夸张的粉色装饰。心形和蝴蝶结的图案重叠反复,从天花板延伸到窗边,装饰的色彩以粉色为主,夹杂着白色与鲜红。日向因无法理解的情况僵住了,于是去努力思索这种异常的缘由。

  狛枝在日向旁边的办公桌上工作着,黑色圆珠笔在文件上留下清晰的痕迹,可能是注意到了日向的神情,他状似无奈地撑着侧脸将笔放下:"那个表情,果然是预备学科级的观察力啊…日向君的话,莫非是连日期都不记得,过着跟野狗一样混沌的日子吗?"

  "狛枝,你这家伙…"早已习惯了狛枝说话方式的日向只是随便回答一句,在记忆中找到对应的信息后,他立刻明白了狛枝的意思。

  "原来是情人节啊。"

  "哈,终于注意到了吗,日向君。这种类型的装饰和少掉一半人的办公室,不管有没有日期的佐证,果然都只能想到这一个解释才对…该说不愧是预备学科吗,日向君到现在才反应过来还真是令我这种垃圾都感到惊讶了……"

  "这种事情跟我没关系吧,狛枝!"日向对狛枝的话有些无语,与有约的他人不同,日向的确在情人节也没有其他安排,不然也不会连具体时间都想不起来了。

  正想让开始说个不停的狛枝闭嘴,日向就看到他拿出了另一份文件,脸也转了回去。

  "在情人节还要和我这样的垃圾渣滓呆在一起,真是何等的绝望呢!嘛,不过我也一样就是了。"表情不屑的狛枝并没有停下手中的工作,对打定主意不再理他开始认真做事的日向继续说道。

  "忘了说了,苗木君刚刚过来告诉我,下午大家都申请休假,所以只剩我和日向君处理文件。一大早就能见到苗木君充满希望的英姿真是太幸运了!但是立马就迎来了一下午都只有和日向君独处的不幸…有了这种程度的不幸,接下来又会发生怎样的幸运呢?就连我都开始期待起来了啊!"

  在那里的狛枝像个疯狂的病人一样哈哈大笑起来,周围的人也早已见怪不怪。日向叹了口气,仅剩的好心情也荡然无存。

—————————————————————————

  在全是情侣的包围中吃完了一顿午餐,日向有些不是滋味地走进办公室。偌大的地方空无一人,他径直向自己的位置走去。

  唉,这种时候居然一个人都没有。

  不过狛枝那家伙,就算来了也…嗯?

  日向忽然看到桌上摆了几个包装精美的礼盒,盒子表面还各自贴有不同风格的便签纸。分别来自77期不同女性的礼盒内,装着的都是巧克力。

  是义理呢,不过还是很高兴啊...

  虽然还要加班,但是收到了大家的礼物!

  总是送礼但很少收到回礼的日向忍不住有点激动,正小心地把礼盒放好堆在一边时——

  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

  嗒、嗒

  日向沉浸在喜悦的情绪中,并没有注意到狛枝的靠近,脚步停下,狛枝有些嘲讽地开了口。

  "真是完全想不到呢。怎么看都很平凡的日向君,居然会这么受欢迎这件事。"

  隔着离日向不到两步的距离,狛枝面色阴沉地看着桌面,可以说是死盯着桌上的礼盒了。

  "我看起来平凡普通什么的,还真是对不起了啊!"日向咬牙切齿地说道,"话说回来,狛枝你啊…为什么就连这种时候都不能好好说话呢?姑且大小也算是个节日…"

  "呵,区区一个预备学科,却这么没有自知之明啊。你该不会以为,自己可以和超高校级的大家平等交流吧?!"

  "因为收到了大家仁慈馈赠的礼物,就产生了这种妄想,果然…"看到礼盒上各自标注的名字后,狛枝一个劲地滔滔不绝,日向终于忍无可忍地站起来打断了他。

  "所、以、说!你到底想说什么啊狛枝?!只是一直数落个不停,我完全不明白啊!程序里的时候明明还说要做朋友,可是出去了反而……"

  "日向君才是什么都不明白啊。"

  双手搭上日向的肩膀让他重新坐回椅子上,狛枝居高临下地盯着日向的眼睛。

  "预备学科的日向君,只能和我这样的垃圾…才行……算了,已经有希望的大家送的礼物的日向君,肯定是不需要我这种人的东西的。"放开了日向的肩膀,狛枝露出了一个自嘲的笑来。日向不自觉地心中抽痛,下意识出口确认。

  "哎?哎!狛枝你、居然是要给我礼物吗?!"

  "…比起这个,日向君最中意谁呢?"狛枝低垂着头,注意着日向的神情。

  "小泉?澪田?终里还是索尼亚?居然连边古山都有…还是说是罪木?想不到日向君会喜欢这种类型的呢。啊,应该不是西园寺吧?年龄方面的话……"

  "什么啊、这是?大家都只是送的义理巧克力而已啊,义理!"被狛枝的问话逼得满脸通红,日向大声地否认,"不要这么若无其事地说出这种话啊!你这家伙!那你呢,一看就是超受欢迎的那种人吧?有什么立场来说我啊?!"终于爆发了的日向质问狛枝,但对方的反应显然不在他预料之中。

  "这个反应,日向君莫非是、生气了?"

  "啊哈哈…虽然早就知道,但是,被日向君讨厌了吗……哈哈、啊哈哈哈…"狛枝的眼中一片混沌,他死死地抓住日向的肩膀,低下头抵住日向的额头,直视对方的眼睛就开始一阵狂笑。

  黑色漩涡仿佛要将日向吸进去一般地令人恐怖,日向慌忙地否定道。

  "哈?喂!狛枝…虽然为什么会这样我不清楚,但我并没有讨厌你啊!"

  "我是想要,和你成为朋友的啊!"受姿势的禁锢日向的肩膀被捏得生疼,然而他还是咬牙说出了自己真正的想法。看见狛枝呆楞的脸,日向忽然有了一丝心软,他继续说下去。

  "那个时候多少了解到一些你的事,大概也稍微…明白了一些…"

  日向的脸微微泛红,但仍没有移开注视狛枝的目光,语气更加坚定。

  "然后我在想,我们之间的羁绊是不是会因此加深呢…因为你这家伙太不坦诚,所以一直想找机会和你好好谈谈也没办法。至少现在、认真听我说!"

  "狛枝,我是认真的,能和我成为朋友吗?"

  有些紧张地呼吸着,不知道是因为自己出口的话语还是两人之间极近的距离,日向屏吸等待着狛枝的回答。

  "……"有些尴尬的沉默停留在两人之间,日向发现狛枝的表情复杂起来,在无奈与鄙夷之间细微变化。

  "这种话你还真敢说呢。做朋友?那种东西到现在你一共都有几个了?真的数得清吗……"

  他语气加重继续说道:"日向君,你觉得我会稀罕吗?"

  "我要和你成为朋友?别叫人发笑了,那只不过是程序里被蒙骗的后果而已。如果你的思考只有这种程度的话,不立马开始可是会没法下班的哦?"

  说完狛枝就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虽然只隔着一臂的距离,在日向看来却无比遥远。

  日向忍不住在心里哀叹一声,结果还是没办法和好啊,本来还想着在情人节能一鼓作气地...嗯,话又说回来,狛枝要送我的礼物会是什么呢?

  考虑了较大的几种可能,日向发散了会思维,维持住看似认真在看文件,实则是坐着摸鱼的状态。

  ......

  ......

  ...受不了了,到底是什么啊?好奇心都被引出来了他却不说。我思考得不够?想成为朋友...有哪里不对吗?

  什么啊,搞得我都有点期待了...从以前开始就那样,那家伙到底要别扭到什么地步才好啊。

  可恶,真的超级令人在意啊!!

  右手抬起转笔,日向掩饰性地看着旁边的狛枝。只有两人的办公室很安静,除去狛枝打字的声音就几乎没有别的响动,忘了关的风扇在匀速摇摆,说不上是无聊还是莫名的安心感......

  啪嗒——

  因为看得太过专注而放松了手,日向正在转的笔掉了下去。

  狛枝并没有准备友好地给他提供帮助,日向直接自己弯腰捡回了笔:"呐,狛枝,可以问你个问题吗?"

  "从刚才开始就在无所事事的预备学科,不担心影响效率的话,你就问吧。"狛枝头也不抬地回答道。

  "你是怎么发现...算了,那个——"

  "先说好,是问现在我是什么心情的无聊问题拒绝回答。"

  "啊。"什么心情?啊、等等,就是这个!

  像是学级审判时和众人讨论线索,忽然从中发现了某种可能一般,日向灵光一闪,突然明白了什么。

  "狛枝,你对我是什么感觉?"

  "哈?什么感觉,预备学科是脑子终于坏掉了吗?"

  "就当是我缺乏自知之明好了,但你又为什么要总是针对我呢?明明对其他人都是平淡甚至崇敬到狂热的态度。"日向转过了椅子,执着地盯着狛枝。

  "...预备学科还真是自我意识过剩啊,所以,你想说什么。还是说,你期待我说些什么?"

  "你啊…那礼物呢,至少给我看看吧。就算不打算给我了,也满足一下同僚的好奇心吧?"

  "唉,总觉得在气势上微妙地输给了日向君,让人没法服气呢。你不是要回答吗,接着这个。"狛枝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灰色的盒子扔给日向。慌忙接住后日向打开来看,一枚造型素雅的银戒躺在盒内。

  "去首饰店里躲雨成了第666位客人,对戒买一赠一还有节日的打折,看这个顺眼我就买了。反正是比不上希望的大家送的礼物有心意。丢掉也好,卖掉也罢都随便你,别还我就行了。"在日向怔楞的时候狛枝继续打字,表情淡然得仿佛他什么也没做。很快他就把电脑关上,提着公文包准备走出门外。

  "等一下、狛枝!是对戒的话就是说…?"日向捧着戒指慌忙问道,而狛枝只是一顿:"当然是字面上的意思,我这里也有一个,日向君满意了吗?"

  "那么日向君,是不是也该给送了你礼物的我一个答复呢。 我等多久都无所谓, 就算要立刻回答预备学科也肯定是做不到的。"

  "喂…!"这次日向没能叫住说完就马上走出门的狛枝,不知想到了什么,他的脸颊开始发烫。

  而离开未来机关的狛枝也是难得笑得发自内心,满面春风的样子愣是吓到了不少工作人员。

  "日向君,你会给我一个让人满意的答案吧?"

  END

千水水麻辣味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Sea Breeze 『海风』


    如澄澈溪水般静静流淌的悲伤
    风轻盈地跳跃
    飞离并不广阔的湖面

    它穿越大地,翻山越岭
    由初始烈阳看到黯淡的月光
    吟唱合起诗人的乐章
    脚步踏过星辰
    于无形阶梯之上舞蹈

    云层在黑夜中隐现
    裹携着碎梦经过的洪流
    不知何时发出了声响
    碎片化作点点星光

    之后的故事我们无人知晓
    夕阳照射海面带来浅金色浮光
    森林的第一缕辉耀
    寂静处一如往常


  那是一个女人,
  她对我伸出手。

————————————————————————

  她坐在那里,红裙摇曳,风韵犹存。

  那个女人的红色皮夹克下是一件轻薄的黑外套,她端起桌上的咖啡,水汽蕴染的样子让我想到旧时代的旗袍美人。吞云吐雾间,模糊了美艳的面孔,纤细的手指握住长柄烟斗,我的目光流连在她握着杯把的一只手上。

  也许,她要更贴近古典的感觉——女人笔直地坐在皮沙发上,像只正襟危坐的名猫,间或摆动长尾,撩过主人柔软的手掌,带着别样的优雅与魅惑。

  我凑近了一点,想再去看清些。我呼吸略显急促,总觉得眼前看不真切。在拉上深红丝绒窗帘的房间里,女人坐在褐色皮沙发上,面前的矮桌上是带着唇印的咖啡杯。

  她似乎感到细微的不耐,在那雾气缭绕的房间里,我想那大概是环境使然。她跷起右脚置于桌下,左手搭上沙发,姿态随意间露出一截白皙小腿,好像有些昏昏欲睡了。

  我试着再向前靠近,她却惊醒一般地站起,裙摆摇曳着向我走来。她在我身前站定,掏出一张洁白的手帕,低头拭过自己面前的镜子。

  我的视野顿时清晰,我看见她嘴角的冷笑仿佛都带了几分柔和,她对我伸出手。

  "你还不出来?"

请求

空桑:

请求


请求大家帮帮忙,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这次lof 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还影响重大,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


大家三次都忙,萌CP都是用爱发电,有时间产个粮已经不容易,有几个热度评论就很满足了,但还要因为Lof 的原因,让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汇报,这就很悲催了。所以在此呼吁一下,请各位读者老爷,正在用爱发电的太太们,花时间阅读一下本文,关爱己圈,人人有责。


我们先来看一下新版订阅TAG截图




Lof这次把订阅的版面分两块,一块最新,一块最热。首先我们先不评论这版面的审美如何,一进到tag,页面自动就是最热这板块,看到的是最热门的作品。请问谁不知道热门作品质量高?谁不知道高热度的粮普遍好吃?


热门的刷一下吃完了还会有人愿意看旁边最新那块吗?


还把热度都标出来了,还会有人愿意看零零丁丁几热度的粮食吗?


以前能一眼看十几个标题,能分出哪些合胃口,哪些不合胃口,今天更新多少,昨天更新到哪一眼就能看出来。现在一眼只能看三四个,谁还愿意划半天找粮食??沉底下的太太是不是都白产粮了??


还弄个24小时榜,周榜,半天就划到底了,那些用心产出,粮食质量高,就是新人粉少了一些是不是永远没机会被大家认识了?


另外,据说(看到有人反映,我自己这边暂时没发现)因为限流导致关注的作者更新后可能根本刷不到。我不知道如果长期不与关注的作者互动的话,是不是以后就一直刷不到,至少微博是这样(摊手)


所以强烈建议LOF尽快换回以前,一视同仁,方便阅览的订阅版面,我们第一眼更想看到的是舒服,整齐的最新粮食,而不是最热。


希望你们为新用户多多着想,请关爱未来你们的用户群体。也请不要一天到晚就学微博限流,热圈排行前10的CP一天才3000多个阅读量,用户在用心帮你推广,你这样良心过得去吗?


希望LOF多花时间研究一下用户体验,保持自己的特色,别一天到晚学其他APP照搬,最后反而丢失了原来的自己,谢谢。


 @LOFTER小秘书 

虫洞驿站

Rofix:

欢迎来到高考前的虫洞驿站,这次我想聊一下高考。
我认为人的成熟分为感性和理性两方面。感性上我们更具备共情能力,能换位思考,进而懂得分寸,承担责任。理性上我们理解了这个世界运转的模式,知道一切都是由人类逐步建立的规则,明白了自己如何参与与制定社会的游戏规则。
而考试,专业,应聘等规则,一直在历史上不停地变化,以前皇宫里需要文武大臣来维护皇权,自然考的就是文和武。如今亦然。高考,从科举以来,既不是检测你学习成果的过程,也不是见证青春结束的里程碑,它一直都是选拔人才的工具。无论你高考成败,你要知道它无法定义你对知识的追求和青春的质量。但是话说回来。
高中的唯一目的就是考上好大学。很多人误以为高中的主要目的是学习知识。但任何经历大学后的学生都知道,高中的知识量很小。不需要三年的时间来学习,实际上,如果把高中所有知识放到大学来教,可能只需要一个学期。而之所以高中有三年,是因为能更好的备考。正因为高考的“选拔”目的,它不仅有检查你学习成果的题目,还有筛选你的题目。这些刻意变难,对学科没有帮助,畸形设置的题目,消耗了高中学生的多数时间。然而学生身在其中都会觉得这些题目终究是有用的。直到他们大学之后才知道,原来这些题目有真正简单的解法。当初的思考题陷阱题,只是纯粹为了难而难。并不会让你成为更好的物理学家,数学家。
所以对文理分科发愁的同学,其实就选择你能高考考好的学科就好。因为文理学课根本无法对应如今的职业。大部分有趣的工作,无论是电影导演,动画编剧,游戏设计师,电竞运营,艺术策展人,科幻作家等等,都没有确切的文理专业对应,本科的好大学的实际价值要高于差学校的好专业,到了招聘季你会更加明白。
也正因为高中的唯一目的是考上好大学,如果你能绕开高考考上好大学,不用犹豫你错过了什么,你是在做正确的选择。如果你是艺考生,因为国内的莫名偏见,现在是你最痛苦的时期,之后一切都会非常好。到了大学和之后,所有人都羡慕艺术领域的学生,你会有最有趣的生活。
最后高考加油!一切顺利。

个人的情况作为参考:
高中理科,本科UCLA数学专业大二转设计,研究生RISD设计。目前在纽约实习中,欢迎附近朋友找我玩。




本文可转载到任意平台,标明原链接就好

【翻译】同人界粉丝圈:一则值得警醒的故事

你有本事开脑洞你有本事填坑啊:

存一下。


YIHE陳:



原文




随缘的备份。




-








大约七年前,也就是2007年5月29日,上百名在LiveJournal拥有账号的粉丝们一早起来震惊地发现,他们的博客、他们好友的主页以及许多他们喜爱的同人社区都被删除了,完全没有任何预先通知。








据估计,那次LiveJournal大约封禁了500个博客账号。而唯一可寻的迹象是,这些遭到封禁的站名都被划了一道删除线,因此这次事件又被称为“删除线事件(Strikethrough)”。








而在那时,LiveJournal是同人界的主要活动平台,它的好友清单和留言系统使得陌生的同好们能够彼此聚在一起讨论交流。它的隐私设置允许粉丝们自行选择想要多分享一点还是自娱自乐。那是一个发表和归档同人图、文、音影作品的好地方。这些功能的存在,也解释了为何会有如此大量的同人博客被删除,造成如此巨大的破坏性。








LiveJournal花了两天时间终于对用户们的质疑给出了答复。然而猜忌的疑云却已悄悄蔓延开去。起初,LJ仅只声明,有人向他们提出建议说包含违规内容的日志可能会诱导读者犯法,这将给整个网站带来法律风险。然而最后事情揭露,其实是LiveJournal以及其当时的网站所有方Six Apart被一个自称为“纯洁卫士(Warriors for Innocence)”的组织找上了门。那是一个跟民兵运动有关系的保守基督教组织,他们谴责LJ这个网站庇护了恋童癖以及儿童色情内容。








LJ的封禁行动基于其博客下的标签。LJ用户在他们的档案里罗列了兴趣,而兴趣起到标签的作用。LJ对所有加了“强奸”“乱伦”“恋童”标签的文章以及博客一概视之。而作为连带效应,一些为强奸、乱伦受害者提供支持帮助的账号也遭到了封禁。同样未能幸免的还有同性恋青少年,以及众多发布书籍讨论、角色扮演、同人图文的粉丝站点。








5月31日,LiveJournal终于拖沓地发表了一份致用户的道歉信,而至于被封禁博客的处理工作,则花了官方好几个月的时间。根据LiveJournal官方信息,大部分遭遇封禁的账号都被解禁了。但并非所有账号都那么幸运,其中部分包括公益站点和同人站点。








“删除线事件”之后,很多粉丝个体以及社区都纷纷闭锁了他们的主页,让内容只能被社区成员或者他们的好友看见。也有粉丝选择辗转其他博客平台另开账号,比如JournalFen,The Greatest Journal,Insane Journal。毋庸置疑,那段时间LJ弥漫着一股前所未有的草木皆兵的气氛,部分原因是由于LiveJournal未能完成它所保证过的澄清——究竟什么样的内容算是违反了网站的服务条款。








于是,自然而然地,杯具再次发生了。








8月3日,LiveJournal又一次未加警告就封禁了一些账号。而这一次,这些用户名被加粗,因此这次事件又被成为“加粗事件(Boldthrough)”。








群情激愤的LJ用户们等了足足十天,终于等到LJ发表解释,说这一次清删行动是一个工作组的决议结果。这个工作组是LiveJournal的“预防虐待小组”,由LiveJournal的员工以及Six Apart职工组成。组员被委以审查的重任,参与裁决那些被举报的博客是否真的违反了网站的服务条款。而现在,这被定义为是“任何严肃艺术价值不足,难以抵消其内容中包含的性元素”的内容。该小组获得了网站官方的授权,能够不予警告地注销那些违规的账号。








而最终,网站的服务条款被修改为——被确认为违规的账号如果拒绝自行删除违规内容,将由管理员强制删除。也就是说,用户有权利选择撤除他们发布在LJ的“违规”内容,或者自主离开LJ。








在“加粗事件”发生之后,越来越多的粉丝开始迁往其他博客平台。








而就在“删除线事件”发生的前几天,LJ用户Astolat提出了一个新的同人归档网站设想,那是一个由粉丝创造、为粉丝服务的站点。这就是OTW再创作组织(Organization for Transformative)的雏形。它是一个非盈利的网站,致力于提供同人作品的访问阅览,保护作品不受商业与律法的欺压。而“删除线事件”与“加粗事件”无疑推动了这个项目的进程。OTW在2009年启动了Archeive of Our Own(简称AO3)这个网站的公测。








2008年夏天,DreamWidth开张了。DW是由来自LJ的部分前任职员设计的。他们达成了共识,那就是一个日志网站的创建者应当理解它的用户,因为他们自己也是用户的一员。它跟LJ一样是一个盈利性组织,同时提供付费以及免费账户的服务。而与LJ不同的是,DW坚持不投放广告。从界面上来看,它的设计是面向同人界粉丝圈的,并且它的网站服务条款中并未对用户发布内容的种类以及正当性加以限制。








起初,DW创建账号需要获得邀请。这是为了控制新用户的增长速率,以确保硬件、宽带、服务器支持这些资源充足可用。邀请体系鼓励LJ的老用户们带领他们好友一起来玩,同时适当缓冲了LJ到DW的搬迁过程。这个邀请体系于2011年12月被终止。








在2010年1月中旬,DreamWidth突然受到一个组织的施压。该组织试图游说DW的服务商和PayPal,说该网站已经沦为了儿童色情的传播平台。DW拒绝向这次挑衅的骚扰让步,并迅速将情况反应给用户们。这个组织加压的唯一结果是,网站内的付账请求被迫暂停,直到DW找到了另一家支付站点。在此次事件的整个过程中,DW始终忠于它的指导方针,向用户提供实时通告,尊重言论自由,拒绝满足那些组织无理取闹的要求,没有删除任何文章或者博客。








而后就是Tumblr的事情。








Tumblr的推出是在2007年。开始时大多数粉丝圈都有相当的参与。当然也有一些人就它的回复和提问中的字数限制加以批评,并说很难在那里找到一个圈子的同好。








然而,在2013年7月,粉丝的怒火再一次爆发,因为Tumblr未加警告就屏蔽了一些能够通过公开搜索找到的账号。这些账号标注着“自主规制”“成人向”。Tumblr使得相关博客无法被非关注用户访问到,并且还擅自在手机应用上删除了一些诸如“同性恋”“女同”“双性恋”的标签。令人不安的是,与“删除线事件”以及“加粗事件”如出一辙,Tumblr没有立即作出回复,只在24小时之后发布了一份被公认为完全不带歉意的道歉信。Tumblr声称,他们是为了摆脱商业色情,并最终坚称所有被删账户都被恢复了。








如果说在这些事件中有什么教训可以吸取,那便是正如乔治.桑塔耶拿所言:凡是忘记过去的人们注定要重蹈覆辙。大多数博客、社交网站都是商业性的,同人界粉丝圈的存在让他们感到难堪。因此终有一天,为了取悦外界团体、让投资方感到顺心,他们会采取行动,控制发布内容,阻挠粉丝圈,删除粉丝们自以为被安全存档的内容。








而笔者能看到的唯一解决方式,对粉丝们而言,那就是尽量复制、备份他们的重要作品。一位IT行业的朋友曾建议过笔者,在创作一份同人作品之后,应该留三处档:一份电脑硬盘,一份USB闪存,一份网络云盘。在不同的网站多开几处账号。存好你的好友清单名表以及相应的电子邮箱。








因为唯一能够确定的是,这种事情必然还会再次发生,尤其是在我们最掉以轻心的时候。








Fin.